http://www.pslupdates.com

那女子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该剧描述了因丈夫的不忠而受伤害的女人不知不觉背叛了丈夫的故事,从因为对方的背叛而使受伤害的人陷入同样情况的情节看,该剧与裴勇俊和孙艺珍主演的影片《外出》非常相似,而通过因为背叛而即将破裂的婚姻重新回顾自己人生的前半部情节又与。..

  一:尹智秀(女一)在电梯口等上电梯(好像是商场,尹智去买给丈夫的礼物和自己的内衣,因为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智秀的妹妹送给他们的礼物是去某温泉的两张票),吴世静(女二)和郑教授(尹智秀丈夫)正乘这部电梯下来,他们两正在调情,手拉手,到一楼,电梯门打开,智秀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怔住了,郑教授急忙放手并解释,说送一下吴世静,善良的智秀没有怀疑。

  二:结婚纪念日的当天,郑教授去上班,智秀告诉丈夫要早点回来,一起去旅游,郑教授说妻妹多事,都结婚十二年了,还出去庆祝!郑教授到吴世静家,两个人在床上又是一番云雨,之后,吴世静撒娇,不让郑教授走,可郑教授说他早点回来找她,去应付一下。郑教授走后,吴世静不甘心,开车追到温泉疗养地。这时,智秀正在和丈夫泡温泉,郑教授身在曹营心在汉,吴世静穿着性感的也凑到了教授夫妇旁边,郑教授看到了吴世静,心神不定,智秀也看到了吴世静,想起来在电梯口见过。智秀好像出去买吃的,郑教授凑到吴世静旁边,让她出去,说一会去找她,可吴世静不依不饶,在温泉中大胆轻狂地拉扯教授,放肆的大笑。智秀回来了,她当然没有看到这一幕,还傻傻的冲吴世静点头。

  三:郑教授催促智秀赶紧从温泉出来,他们到了宾馆,吴世静也尾随到了宾馆,智秀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一边甜蜜的幻想今晚的二人世界。郑教授说有事出去一下,去找吴世静,吴世静又缠着郑教授不放,在宾馆的房间内,在床上,郑教授拥抱着软玉温香,早已经忘了妻子还在的存在!吴世静存心要搅和郑教授夫妇的结婚纪念日,让郑教授和她一起回家。智秀久等丈夫不回,出房间到宾馆楼下散步,心情很好的采集了一束花,郑教授给妻子打电话,说姓李的同事病了,他马上要送他去某某医院,说完马上挂了电话。智秀急忙开车去了那家医院,问值班护士,护士说没有姓李的人住院,智秀开车回宾馆------她以为丈夫会回去。

  道贤(男一,高PD)出来照相采风,车在半路出问题了,他下来拦车,可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于是,他使出杀手剑,站在路中间拦车,正好拦住智秀的车,智秀没有看清楚是道贤,吓的急刹车,道贤拿出身份证,说自己不是坏人,这时,道贤和智秀同时认出了彼此,道贤非常开心的坐上了车,两个人谈笑甚欢,道贤的视线始终离不开智秀的脸,意外的和智秀相逢,使他想起了第一次遇到智秀时的戏剧场面。

  四:一天,智秀在海边的一个了望塔前,看到海,智秀心情格外好,一个人毫无顾及的做着舒展手臂和伸腿的动作,转着圈,可是,一不小心,她差一点掉进海里,这一切,都被从电视台出来采风的道贤(高PD)无意中摄入了镜头,道贤坐在海边宾馆的窗台上,拿着摄象机(好像是照相机)正在选景,无意中被在海边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智秀吸引了,看见智秀忘我的、开心的样子,忍不住聚焦拍照!从此,智秀天真、快乐的身影在道贤的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五:智秀流连在海边市场,看见很多东西,都非常欣喜,忽然,她如同挖宝一样发现了一个向花瓶一样的铜制旧古董,她与大妈还着价,买了下来,这时,一群流氓过来,好像是要大妈还钱,砸东西,智秀拿起铜器就向流氓们砸去,流氓们见状,都一起向智秀扑去,此时,道贤正路过这里,认出智秀,高兴得要过来打招呼,又看见高举铜器砸向流氓的智秀,道贤眼里满是欣赏,这是今天智秀给道贤的第二个惊喜----,来不及细想,道贤急忙过来相救,可是,文弱的道贤怎么是流氓的对手呢?他脸上挂了彩,智秀吓的不知所措,于是,道贤拉起智秀拼命的跑,费了好大劲,他们终于摆脱了流氓的追踪。智秀拿着创克贴替道贤沾伤口,看见彼此狼狈的样子,他们开心的笑了起来。

  六:智秀开车回到宾馆,还是没有找到丈夫。第二天,智秀的丈夫搪塞了智秀,智秀好像有所感悟。智秀是个称职的妻子和母亲,她将一切精力和心思都用在这个家的经营上,院子里,有她亲手做的造型独特的木头花盆,她有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家里,房间的布置温馨别致,充满着小资的情调,房间里,每一个摆设、每一个墙饰都是那么精致,都有智秀巧妙的心思在里边。智秀的妈妈警告大女儿,不要把心思都花在丈夫身上,也要打扮一下自己,要留心丈夫有没有外遇,别向自己一样,智秀理直气壮的对妈妈说,谁有外遇,自己的丈夫也不会有!尽管结婚纪念日丈夫有点奇怪,可智秀不相信丈夫会有问题。智秀厨艺也很好,每天,为丈夫和女儿做饭、奔忙,是她最大的幸福!这么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妻子,此时,在郑教授的眼里是那么的碍眼,他每天对妻子撒谎,对妻子充满厌烦,他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想马上离开这个家,与吴世静厮混在一起。

  七:郑教授的好朋友江社长(好像是),很欣赏智秀家里的设计,向后辈道贤做了推荐,电视台好像是类似于来家庭天地之类的节目组要来采访、拍摄,智秀让丈夫早点回来,帮忙接待,可是,郑教授不以为然。电视台采访的人来了,正是道贤的摄制组,看见忙里忙外、笑容满面的能干的家庭主妇,道贤的心受到了震撼!这个女人,每次在见到她的时候,总是给自己带来惊喜和冲击!看见前辈和智秀幸福的合影,布置温馨的家庭,心里即羡慕又惆怅。整个拍摄过程中,智秀笑容可掬、礼貌周全的配合着。道贤可能心里在想,和这个女人到底是有缘还是无缘呢?没有缘的话,为什么在海边戏剧性的相遇呢?为什么智秀的音容笑貌总是在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呢?有缘的话,为什么智秀已经是前辈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呢?整个拍摄,道贤都在紧张和恍惚的状态中拍完的,所以,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忘了带走。

  八:送走了电视台的客人,智秀虽然有点疲惫,可是,心情却很好,自己为丈夫和女儿营造的家倍受大家称赞,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骄傲和自豪。智秀没有注意到道贤闪烁的眼神和复杂的心态。智秀忙着给女儿做饭,女儿放学回来了,吃着妈妈做的饭,夸着妈妈的手艺!郑教授还是没有回来,记得好像是打过电话了,当然,还是和吴世静在一起。他们好像到旅馆去偷欢了(记不清了)。很晚,郑教授回来了,和每天一样,看见妻子,一脸的冰冷和不耐烦,和刚才与吴世静在一起的他真是判若两人!与吴世静在一起,郑教授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一脸的情欲、浑身充满激情和亢奋!被吴世静玩弄于股掌之中而浑然不觉。在这里,我想送给郑教授几个字:伪君子!道貌岸然!衣冠禽兽!

  九:郑教授先睡了,给妻子一个脊背!智秀睡不着,这时,郑教授的手机响了,看见熟睡的丈夫,智秀说不清楚是在什么心情下,拿起了丈夫的手机,到客厅,智秀可能潜意识里也想知道,丈夫在忙什么,为什么最近行踪诡秘。智秀看了短信(留言?有点记不清了),是吴世静发来的,大概内容是亲爱的什么什么(内容忘了),智秀整个人都傻了,好半天---头脑中一片空白,这对于她来说,真是青天霹雳!不敢相信:自己这么信任、尊重的丈夫竟然背叛自己搞外遇,闪现在智秀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保护这个家,一定不会离婚,一定要挽留住丈夫!智秀记下了吴世静的电话号码,这一夜,智秀失眠了------

  十:第二天早晨,智秀挣扎着起来,送走女儿去上学,看着一脸漠然、若无其事的丈夫,心中充满着痛苦和凄凉。看到这里,不禁让我们为她担心:这已经风雨飘摇的家她能守住吗?丈夫的心她还能挽回吗?郑教授上班后,智秀按昨天发短信的电话打了电话,对方是女的,独特的声音让她想起了电梯遇到大女人、温泉遇到的女人------,一切都已经明白了,那个女人就是郑教授的情人。这个打击太重了,与其说智秀不敢相信,不如说她不愿意相信!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智秀无助地扯着自己的手指,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十一:道贤来电话了,说自己的手机落在智秀家了,让她帮着找找,他马上过来取。此时的智秀那里有精神为道贤找手机呢?智秀努力的克制自己,希望自己集中精神,可是无济于事!过一会,道贤来了,智秀一阵忙乱,替他找手机,结果,在沙发上找到了手机。道贤有点疑惑:这就是他以前认识的智秀吗?那个在海边自信的、快乐的、勇敢无畏的智秀哪去了?那个昨天热情、浑身散发女人魅力的幸福的主妇哪去了?今天的智秀,表情木然、精神恍惚!道贤禁不住问了一句:你哪里不舒服吗?智秀无力的摇了摇头。道贤道了谢,正要转身离开,身后的智秀突然晕倒了(记得是这样)。道贤急忙蹲身,摇着智秀---,见智秀还没有苏醒,道贤背起智秀,开车将她送到了医院!自此,离婚大战开始了------

  十二:智秀在医院苏醒过来,道贤守在她的床边,好像道贤问了一句好点了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智秀无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悲哀,只轻声的说了生谢谢!就要回家。道贤要送智秀回家,好像被她拒绝了(忘了)。

  十三:智秀思来想去,给吴世静打了电话,说要见一见她。智秀到了吴世静工作单位,吴世静是一个宴会企化负责人之类的,性格张扬、干练、自信,看见智秀,她满脸嘲讽,丝毫没有愧疚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在她的理直气壮的气焰下,智秀倒反而向做错了事等着挨训的小学生,吴世静目光肆无忌惮地注视着有点手足无措的智秀,很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智秀,在她眼里,智秀是大婶级人物,虽然长相清秀,但衣着保守、举止拘谨,对她毫不构成威胁,审视完智秀之后,她那嘲讽的表情里,又多了一份得意!这是怎样颠倒的世界啊!人们凭借财产、权势和衣着而定道德标准!智秀感到自己受到了无声的羞辱!可是,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庭,她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发抖、不让自己软弱和失态。智秀低声下气地恳求吴世静,放过自己的丈夫,说吴世静条件那么好,完全可以找一个单身的、优秀男人,而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则是自己的一切。

  十四:吴世静听后,嘴角嘲讽和冷笑的意味更浓了:她放肆而风骚地说:我所喜欢的男人,无论他有没有家庭,我都要得到,我并没有让你的丈夫离婚,我没有要和你丈夫结婚的打算,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去管自己的丈夫,不要来找我,这次你来找我,我不告诉你丈夫,你回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我很忙。对不起你的人是你的丈夫,而不是我!说罢,扬长而去,智秀无助的、孤独的、呆呆的坐在那里很久很久,吴世静的话,她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她勾引了自己的男人,侵犯了自己的家庭,她反过来还说自己没有错?好一会,智秀才站起身来,走出了办公大楼,外面的风很冷,可是智秀的心里更冷,智秀冻得瑟缩发抖!从昨天开始,智秀的世界就开始倾斜,自己视若生命一样重要的家,面临了巨大的危机!她要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来挽救自己的家庭,保住自己的幸福!低声下气地哀求这个女人算什么呢?智秀呆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如木雕泥塑般,等着吴世静下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世静端着咖啡站在窗前向外眺望,她看见智秀还没有走,吴世静顿时怒火冲天,拿起电话打给郑教授:你老婆在我这里纠缠我,你赶紧过来,管好你的老婆!

  吴世静拿起手袋向外走,智秀看到她,一路小跑过来,拉住吴世静的衣角,吴世静耸开智秀的手,轻蔑的说:郑教授说他根本没有爱过你,你们12年来的婚姻中,他从来没有爱过你,你是一相情愿的,而郑教授爱我,离不开我,和我在一起,他才有真正活着的感觉!你不是需要家庭吗,回去守着家庭的躯壳吧,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让郑教授离婚的。吴世静一句句刻薄的话,如同刀子刻在智秀心上,智秀的心碎了、血肉模糊,痛的她好像一时失去了知觉,而让智秀更难忍受的不是这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那份羞辱!这时候,郑教授赶到了,他拉着昏昏沉沉的智秀,强行将她带走了,吴世静开着车绝尘而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